September 30, 2017 feichang 0Comment

泸州新手独自上高速车祸遇难 20多万保险金该不该赔   惨烈车祸   王某驾车在高速公路上与路政设施碰撞,翻入道路防护沟内,当场死亡,车辆严重损毁   特殊司机   王某申领驾照未满一年,系实习期间上高速。事发时身边无符合规定的“老司机”陪同   焦点   王某违反驾驶证使用规定,保险公司以免责条款为由拒赔;王某家属的律师认为,免责条款无特别提醒,应当理赔   驾照实习期间不能独自驾车上高速,需有“老司机”陪同才能上高速。泸州人王某却在实习期间独自驾车上了高速,最终车辆全损、自己也当场死亡。   事后在保险理赔中,保险公司以王某在实习期间上高速发生事故而拒赔,被王某家人起诉到法院。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获悉,经过审理,泸州市江阳区法院认为,保险公司未就保险合同中拒绝赔付所依据的免责事由履行告知义务,因此不产生效力,判决保险公司赔偿王某家人245614元。   推荐阅读:   小长假第一天 成自泸高速上30多名司机被无人机抓拍   宜宾新增15个测速点 开飞车的司机小心被抓    广安女司机拿驾照不到两个月 飙车致人死亡   女子银行存款被骗买保险 退款发现合同期为104年   成都男子驾车先后撞上同一人 保险一赔一不赔   事故   驾照实习期间上高速 车毁人亡   王某是泸州市合江县合江镇人,2014年3月25日下午,王某驾车沿青(岛)新(河)高速公路由北向南行驶过程中,与路政设施碰撞后翻入道路西侧的防护沟内,王某当场死亡。   而在出事前的2014年1月9日,王某为自家的这辆“纳智捷”小型客车,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市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机动车损失险和车上人员责任险等险种,保险期限自2014年1月13日0时起至2015年1月12日24时止。   事后,经山东省青岛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青平高速公路大队认定,王某承担这次事件的全部责任。王某家人委托泸州一二手车鉴定评估公司对车辆进行了鉴定,王某驾驶的车辆评估价格为188900元,事故致车辆受损非常严重,已无使用价值和经济价值,建议报废。   经过调查还发现,王某为2013年9月3日初次申领机动车驾驶证,系实习期间上高速。同时,事发时王某身边无持相应或更高准驾车型驾驶证3年以上的驾驶人陪同。   争议   违反驾驶证使用规定 保险公司拒赔   王某共投保了机动车损失险、车上人员责任险(司机)等险种,前者保险金额为243100元,后者保险金额为50000元。车损险保险条款约定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车辆过程中,因碰撞、倾覆、坠落等原因造成损失,保险公司应赔偿;车上人员险约定,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车辆发生意外,致使人身伤亡,保险公司应赔偿。   两个险种的保险条款中,都明确写着:依照法律法规或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有关规定不允许驾驶被保险车辆的情况下驾车,保险公司不赔偿。   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对王某驾驶这辆车发生交通事故并没有异议,但认为,事故是因为驾驶员在实习期内在高速公路上行驶而发生,因此不属于保险公司赔偿责任范围,并拒绝赔偿。   保险公司认为,根据《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驾驶人在实习期间内驾驶机动车上高速公路行驶,应当持有相应或更高准驾车型驾驶证三年以上的驾驶人陪同。在保险条款中,双方也明确约定依照法律法规或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有关规定不允许驾驶被保险车辆的情形下发生事故,保险公司不负责赔偿。   双方协商未成,王某的家人将保险公司上诉至法院。家属方的代理律师四川中豪律师事务所泸州分所律师李翼认为,保险公司对免责条款并无特别提醒,应当给予理赔。   一审   未能举证履行免责告知义务 赔24.5万   经过开庭,泸州市江阳区人民法院确认,王某在实习期内驾驶车辆上高速公路发生事故,保险公司是否应当赔偿是案件的争议焦点。   “保险中免责条款的内容必须具体明确,并向投保人作出充分说明。”法院指出,这起案件中,保险合同用兜底性条款框定保险范围,既使得免责条款不能明确,也难使投保人准确预测获益范围,甚至额外减免保险公司责任。根据保险法的规定,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条款内容以书面或口头形式作出明确说明,否则不产生效力。因此,法院认为,此案中,“保险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已就免责事由履行了告知义务,因此免责条款不产生效力。”   据此,江阳法院判决,保险公司赔偿王某家人保险金238900元、差旅费6714元,共计245614元。一审判决后,保险公司不服提起上诉,目前案件正在二审过程中。   成都商报记者 蒲康林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