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30, 2017 feichang 0Comment

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桑德斯:我是个社会主义者-搜狐新闻   桑德斯在发表竞选演讲,曾积极投身争取公民权利、反对越战等社会运动 来源:CFP   特约撰稿 崔裕仁   美国当地时间1月2日凌晨,希拉里∙克林顿(Hilary Clinton)以49.9%对民主党候选人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 49.5%的微弱优势在艾奥瓦初选中险胜; 仅仅一周之后,桑德斯在新罕布什尔州初选中顺利翻盘,大幅领先希拉里。事实上,希拉里2008年以来就憋足了劲要在初选中获胜,然而这位华尔街代言人的翻船是如此地快――要知道,她的对手,自称“社会主义者”的桑德斯(实际上称其为民主社会主义更加准确),仅仅为大选准备了几个月而已。   这个桑德斯究竟是何许人也?法国《外交世界报》做了详尽的分析。   看履历:桑德斯的“人民共和国”   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1941年生于美国纽约布鲁克林的犹太移民家庭,大学期间他加入美国社会主义青年团(Young People’s Socialist League,简称YPSL),该组织是当时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的分支。桑德斯忘我地投身到当时的斗争中:争取公民权利、反对越战等等。   上世纪70年代末,他从政界引退,一心从事平民教育事业,之后的1979年,他转入尤金?V?戴博思(Eugene V. Debs)门下,记录其言行。亲布尔什维克主义者戴博思五次当选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的总统候选人,他为一些左翼话语带来了新生:“我不是一个资产阶级战士,而是一个无产阶级革命者。”那时的美国反对暴力革命的里根主义思潮甚嚣尘上,戴博思的政治理念无疑与当时美国的政治主流背道而驰,因此不受重视。   两年后,桑德斯当选所在州最大城市――伯林顿市的市长,其任内政绩可圈可点,受到市民赞许。当选之日,他受到了当地媒体《佛蒙特先驱报》的热烈追捧,该报甚至推出一份名为《柏林顿市人民共和国成立了!》的特刊。这位新任市长将其导师戴博思的肖像挂于办公室,以表敬意。因施政得当,桑德斯三次顺利连任市长,在1987年谋求连任的时候甚至击败了民主党、共和党共同推荐的候选人,足见其受欢迎程度。1990年,桑德斯成功以无党派民选代表的身份进入美国众议院,并在这个位置上一直呆到2006年。同年,他代表佛蒙特州当选联邦参议院议员,戴博思的肖像也跟着他从州议会大厦到了华盛顿。   虽然桑德斯属于无党派人士,但他还是成为了民主党候选人,相比桑德斯的导师戴博思,桑德斯的民主社会主义理想更容易让人联想起瑞典首相奥洛夫?帕尔梅(Olof Palme,在1969-1976期间担任首相,任内推出了一系列儿童保育、养老保障、意外保险和公共医疗保险制度,被誉为革命改革家,可见改革力度之大)。桑德斯常常提起瑞典福利国家的伟大成就,而做对比的则是美国国内的不平等,他认为这种不平等撕裂了美国社会。   看作风:拒绝与华尔街做政治交易,替最广大人民说话   作风问题的本质是立场问题,美国民主党一号种子希拉里?克林顿和她的对手、民主社会主义者桑德斯有着太多的不同。   这不仅是个人风格和履历的不同――希拉里说话字斟句酌、滴水不漏;桑德斯言语朴实无华,甚至没有任何修饰。2003年,希拉里在国会投票支持伊拉克战争,导致许多普通公众认为她是华尔街打入政坛的又一个傀儡;她的政敌桑德斯则是一个热心的和平主义斗士。桑德斯一直呼唤一次“政治革命”,他希望民众更多地参与国家民主政治生活。   希拉里主要奉行新克林顿主义,主张走“第三条道路”,这种理论强调保护企业而非百姓――至于百姓,偶尔给点甜头、做做姿态即可;桑德斯虽然并不赞同建立一个以工人控制生产资料为核心的社会主义社会,但主张财富的再分配。最重要的是,他不对那些美国大资本家俯首听命,这和政敌希拉里?克林顿划清了界限。   上世纪90年代间,正是美国总统克林顿宣告了福利国家制度的“终结”。当时希拉里不遗余力地支持这一改革,如1996年的一份取消贫困补贴的法案,该法案让许多底层民众遭了殃。奥巴马也没能纠正这一政策。   看影响:他迫使希拉里转而反对TPP   我们无法预知这些运动的长期政治影响,但是,自从他参选至今的六个月以来,美国政治格局的基础已经被触动,桑德斯的一些竞选集会往往可以吸引到数万人参加,民意调查显示,在民主党支持者中有49%的人对社会主义持有正面观点。   更为令人惊奇的是,这个民主社会主义候选人成功地筹集到了大量竞选资金。由于美国式“民主政治”是金钱政治,桑德斯面临着巨大的筹款压力。幸运的是,到去年12月中旬,桑德斯成功地筹到了4150万美元。这一成功甚至使得希拉里如临大敌,开始重新调整自己的政治立场:去年10月,希拉里一改之前的表态,开始公开反对TPP。   看选情:希拉里依然胜券在握   桑德斯面前面临着极为困难的局面。   因为情况尚不明朗,一些工会并不急于支持桑德斯。去年10月,尽管美国服务业雇员国际工会(SEIU)内部发生了激烈争执,有着两百万会员的SEIU还是转向了希拉里一边,该工会在美国影响力巨大。至此,希拉里手中已经握有950万工会会员的支持,相当于全国工会会员总数的三分之二。   当然,并不是所有工会都倒向希拉里一边。虽然还不能成为美国主要工会的头号种子,比如一些在教区具有巨大影响力的非裔牧师还不敢冒险支持桑德斯,但全美护士联合会(简称NNU,18万会员)、美国邮政系统总工会(简称APWU,20万会员)、通讯业雇员总工会(简称CWA,70万会员)都选择加入桑德斯阵营。   桑德斯也不能指望任何超级选民的支持――民主党大佬占据了该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大会的五分之一的席位。   看观点:“不能让国会继续为在经济顶层的人服务,而忽视工人家庭”   桑德斯似乎难以取得胜利,但他的竞选目标不在于取胜。桑德斯的竞选只是希望给那些无助的人们一个发声的机会――因为这些被排斥在外的民众,已经达到百万之多。 “我们不可以继续让政府被亿万富翁阶级所主宰,不可以让国会继续为在经济顶层的人的利益服务,而忽视工人家庭。我选举的主旨,是建立一个为我们所有人利益服务的政府,而不是服务一小撮在顶层的人。这就是我对民主社会主义的定义。”   尽管在欧洲,左翼政治力量的崛起早就是完成时了,但在当今美国政坛上,一个民主社会主义者的出现还会令许多观察家惊讶。近年来,很多左翼运动希望借助后金融危机时代的历史机遇一举颠覆旧有的总统选举格局,比如占领华尔街运动、芝加哥教师运动、快餐业工人运动、反对警察暴力运动以及收入公平问题的大辩论,桑德斯的出现可被视作社会运动对媒体和“华尔街”政客的回击。   据统计。18-29岁的投票者中有超过80%的人支持桑德斯。从历史的角度看,沉寂多时的左翼观点又重新出现在美国政坛,“社会主义”这个词不再是禁忌,本身就是一个巨大改变。   本文来源:弧度(微信公众号:hudunews)未经许可请勿转载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