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9, 2017 feichang 0Comment

里约奥运冠军石智勇自述生活没改变 高铁买站票一路无人识   石智勇,一个23岁的新科奥运冠军,“我的生活跟以前比没有任何改变。”他说。   让举重选手打冰壶,而且是负责布局占位的一垒,好比让大力士绣花,实在有点难为石智勇。从来没摸过冰壶的他很专心地送出人生中第一投,却掷地有声,冰壶呼啸而去,砸在了底线处。   玩了3局,每投都刚猛有余,他开始不耐烦,一个劲地问:怎么还不去滑雪?   冰壶和滑雪都是青田县高市乡为发展休闲体育而新投资的冬季项目,也是乡村奥运会的体验活动之一。石智勇天生神力,却从未尝试过冬季运动,但玩性上来,哪里按捺得住。他的滑雪风格也是猛冲猛打,全无惧色,摔了几跤之后,再滑便已能立而不倒,很有几分拼命三郎的本色。   “我不怕,摔摔就会了,哪件事开始不用摔跟头?”他总结道。   12年前,也正是与他同名的大石智勇在雅典奥运会夺金那一年,11岁的小石智勇被启蒙教练从广西五通老家选中挑到浙江宁波,开始了与铁疙瘩打交道的职业生涯。那时的他就好动,难管理,训练完要瞒着教练溜号;此后一路成长,到了2014年成了重点苗子,却又受了严重的腰伤,连续缺席大赛;即便在今年4月的奥运选拔赛,石智勇仍输给同级别一哥廖辉。他的经历,的确不算一帆风顺,但最终,他还是那个受命运垂青的人。   里约奥运会结束快一个月了,备战4年,在无数次枯燥艰辛的训练付出后,石智勇收获了他口中“无所事事”的一个月假期,“我整天呆在基地,很少出去。现在还没有恢复训练,可以什么都不干,算是处于一个大赛后的调整期。”   其实他并不是什么都没干,除了体育总局的庆功会和香港澳门行之外,石智勇在宁波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那是因为他的金牌是甬城体育史上的奥运首金,有里程碑意义。不过,那仅限于他训练了两年的鄞江重竞技训练基地,夹道欢迎的人群也都是各级领导和师弟师妹们,讲述里约的夺冠经历成了这一个月复述最多的片段。   成为奥运冠军后的石智勇这一个月接受了各路媒体的多次采访,应该不会再有人提两个石智勇重名的问题了,这显然已过时。现在你打开百度百科搜索这个名字,会发现小石智勇俨然已位居大他13岁的同名前辈之前,而在里约奥运会前,顺序正好相反。   据说石智勇挺能侃,但或许短期内相同的问题被提问过几十遍,他也学会了要言不烦,而不再像里约夺金后那样收不住话匣子。那场赛后新闻发布会,去现场采访的本报记者给谈锋正健的他看了时间,一个人说了近40分钟,无人提问的亚军和季军只好提前离场。   喧嚣似乎渐渐远去,一切又开始恢复平静。举重运动员的光环,4年只闪亮一次,竟如此短暂。   面对像傅园慧那样,即便没有拿金牌也凭借“洪荒之力”红透网络的现象,身为奥运冠军却一路高铁无人识的石智勇作何感想?他拒绝对比,甚至不愿评价。   从小个性张扬的石智勇当了奥运冠军,真的变低调玩深沉了?   一个细节可以看出端倪:在乡村奥运会上与身高1米78的丽水籍游泳女将柳雅欣合影时,1米7出头的石智勇偷偷踮起了脚尖。   你可以认为他童心未泯,也可以认为他很在乎公众形象,但不可否认的是,其实举重选手的寂寞多少有些无奈,他只是更懂得这个项目必须在最重要的舞台上靠成绩说话,如此而已。相关的主题文章: